http://www.ma19.net

青春献给中国 广州已成家乡

青春献给中国 广州已成家乡

广州芭蕾舞团俄罗斯芭蕾舞演员弗格尔曼·费迪南

青春献给中国 广州已成家乡

中润华通玉凰燕集团执行董事容一思

青春献给中国 广州已成家乡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东方语言与文化学院印地语教师智辉

青春献给中国 广州已成家乡

中国哈萨克族音乐人阿来·阿依达尔汗

青春献给中国 广州已成家乡

广东-独联体国际科技合作联盟秘书长郭凤志

   6月1日,广州代表团赴京参加峰会并承办上海合作组织首届媒体峰会·中国与上合国家友好交往故事会。

   故事会上,10位来自广州或由广州推荐的经济、科技、教育、文化等领域的上合组织成员国代表,以动情的讲述,叙说了上合国家之间的深厚情缘,昭示着民心相通促进合作共赢的新格局。

   文/广州日报特派北京全媒体记者 申卉、黄蓉芳 后方联动全媒体记者张晓宜、侯翔宇

   图/广州日报特派北京全媒体记者王燕

   五号楼工作室出品

   广州芭蕾舞团俄罗斯芭蕾舞演员弗格尔曼·费迪南:

   青春献给中国芭蕾事业 广州早已成为第二故乡

   “有许多人问我,你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是在什么时候?作为一个职业芭蕾舞演员,演出谢幕,是我最幸福的时刻。”站在中国与上合国家友好交往故事会的讲台上,费迪南昂首挺胸,优雅得如同站在芭蕾舞台上一般。虽然并不擅长演讲,但费迪南通过数百次的练习,讲述了自己在中国生活的亲身经历,打动了在场的所有观众。

   1995年9月,费迪南从俄罗斯莫斯科来到中国,受广州芭蕾舞团的邀请,他成了剧团的首位外籍芭蕾舞演员。从此,他随着广州芭蕾舞团一起成长,到现在已经23年。

   在职业生涯中,费迪南曾在许多舞剧中担任主要角色,如在芭蕾舞剧《罗密欧与朱丽叶》里扮演罗密欧,在《茶花女》中扮演阿尔芒,在舞剧《天鹅湖》中扮演王子。当这位“天鹅湖”王子渐渐年长,必须离开舞台的时候,他选择继续留在中国广州为艺术而奋斗,他在广州市艺术学校任教,继续他的艺术教育生涯。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中俄更多地互派老师和学生进行交流,中俄的芭蕾剧团也可以进行更多的互访、交流和巡演。

   23年来,费迪南将青春献给了中国的芭蕾事业和教育事业。青春无悔,广州已成为他的第二个故乡。现在,他已在中国成家立业。“我的下半生也将在中国度过,我愿意作为芭蕾大使,搭起两国之间芭蕾艺术交流的友谊之桥。”

   中润华通玉凰燕集团执行董事容一思:

   一家三代与上合国家 深厚情缘绵延七十载

   “我的爷爷容宝琛是一名爱国者、外交官,1951年,他前往印度孟买筹建中国总领馆。我的父亲容坚行与伯父容志行在体育与文化的世界交流方面做出了贡献。作为家里的第三代,我也一直投身在与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经贸合作中。”当容一思娓娓讲述他们一门三代致力于世界和平事业的故事,现场观众无不由衷发出赞叹。

   容一思在演讲中说,爷爷容宝琛曾参加过二战,1950年被派往印度新德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度大使馆工作。1951年,他独自前往孟买筹建总领馆,后与家人团聚并留在孟买。他的伯父容志行出生于中国开往印度的轮船上,而他的父亲则生长于印度孟买。

   “如果说我爷爷为中国与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外交事业贡献了他的青春,那我父亲与伯父则在体育与文化的交流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的伯父容志行曾担任中国国家足球队中场核心,如今是中国足协副主席,他不仅以精湛的球技带领球队打出了多场精彩的比赛,更以球场上尊重对手、尊重裁判的作风赢得了当时国际球迷的赞扬,以他的体育精神命名的“志行风格”直至今日仍然家喻户晓。

   容一思的父亲容坚行是亚洲象棋协会原第一副会长、中国围棋协会原副主席,一手创办了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少儿棋类教育机构,向累计超过20万学员教授中国传统文化,同时也与上合组织成员国长期合作,举办棋类比赛与文化交流活动。

   作为家里的第三代,容一思同样践行着家族70年来绵延不断的使命,一直投身在与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经贸合作中。他所在的中润华通玉凰燕集团与中东和平发展基金会合作举办了2018中东和平发展论坛。“目前,我们公司正专注于产品溯源与物流的标准,正通过溯源码技术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实现全球贸易的互联互通,在政府监管、食品安全、检测认证、物流仓储规范等领域提供高科技与附加值服务,为地区经济的发展和民生的改善做贡献。”他希望,今后能为上合组织成员国打造商务顾问平台,为进入中国的海外企业和从中国走出去的优质企业提供一站式的商业咨询服务。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东方语言与文化学院印地语教师智辉

   大唐玄奘的印度粉丝 曾任黄晓明梵语老师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东方语言与文化学院印地语教师智辉,在来广州之前,在印度古吉拉特中央大学教中文。来中国已经6年的他,在中国已经教了150名学生,其中最著名的学生就是中国演员黄晓明。黄晓明在拍电影《大唐玄奘》时,向他“拜师”学印地语和梵文。他还把中国小说《白鹿原》翻译成印地语。

   智辉的父亲是一名梵文教授。儿时的智辉经常听父亲讲玄奘取经和中国白马寺的故事,那是他对中国最初的了解。在他心里,玄奘就是中国的代名词。从那时开始,他对玄奘和中国就有了浓厚兴趣,憧憬着有一天能到中国学习。

   上大学时,智辉选择了中国文学作为自己的专业。毕业后,他在印度古吉拉特中央大学教起了中文。2011年,他获得了中国政府奖学金,来到中国学习。“刚来中国,我特地去了白马寺和龙门石窟,那是爸爸在我小时候给我讲的故事的发生地。我非常激动。拍了照片给爸爸,并告诉他:我终于来到了中国。”他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